贤德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记梗】伪水仙

A是一个明星,B是A的粉丝

在某一个点,灵魂分裂

A一半的穿越到了B的身上,遗失了自己的记忆,继承了B的记忆,但是保留了A许多无意识的小动作和习惯

*一个独立的人是由什么决定的?记忆?继承了记忆就是B吗?遗失了记忆还能算是A吗?

A另一半的灵魂继续着A的生活

B总有一种错觉,自己能完全感受到A的心理活动,总能理解A做的每一个决定,他视A为自己未谋面的知己,完美的恋人

A和B因为身份差距从未有过交谈

就这样过了几年,A和B都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们老去,他们逝去,他们未曾相见

【记梗】HP

仅借用HP背景,不干涉任何原著情节

原创主角

露西伯恩斯:苏珊伯恩斯的堂姐,比哈利大一岁,父母在抵抗食死徒时死亡,因为是个哑炮所以没有被检测出魔法痕迹,由麻瓜格雷一家收养长大。

与原著的交集:

1、家住在木兰花新月街,小时候偶尔会遇到哈利,但没有过交谈。

2、十四岁时在家门口看到过一只大狗一闪而过。

3、十六岁看到了摄魂怪在天上飞过,病了一场,经常做噩梦听到尖叫声。

4、十八岁和朋友出门旅游遇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失去了一只眼睛的男人(私设疯眼汉穆迪没有被击中,只是高空落下摔伤了,魔眼遗失被魔法部找到),将他送到了麻瓜医院,后来没在收到过那人的消息。



第一章  大难不死的女孩 

         家住木兰花新月街四号的格雷一家向来是最不讲究的一家。拜托——拜托了,他们夫妇都是公立医院的主治医师,可没有时间照料院子里不知道生长了几十年的花花草草。

  “要我说,他们就是不把街区环境放在心上。”住在五号的瑞切尔夫人不止一次地对着她来拜访的姐姐抱怨,“他们没有孩子,哦,当然没有,没有哪个孩子会愿意住在那样一个家里,我甚至怀疑他们不能分清奶粉和面粉——想想吧,他们家圣诞的厨房里都没有飘过火鸡的香味!”

  格雷家的邻居们向每一个肯听她们抱怨的朋友絮叨,并得到一句“哦天哪,这真是太过分了”诸如此类的话,就好像格雷先生和夫人犯了多大的罪似的。

  当然,这些邻居们,包括格雷一家,没有人能猜到将要发生的事。

  1981年7月的第一天,格雷先生裹紧了他的棕色大衣,哆嗦着穿过雾蒙蒙的街道,终于在医院门口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他擦了擦冻得通红的大鼻头,低声咒骂了句(这该死的天气!)。

  幸好今天南茜休假,他给自己冲了杯滚烫的咖啡,想着,要不她准会冻出病来。

  窗外的雾气一直没有散去,阴沉沉的仿佛压在人的心里,压抑地让人喘不过气。

  这几年不知道是怎么了,各种意外事故层出不穷,而且有些事故,怎么说呢,就像是泡在福尔马林里的罐头,怎么都看不透它的真面目。

  上周的那位姓杰克逊的病人——想到这个名字他就隐隐有些头痛,不得不放下咖啡揉着太阳穴。那个病人倒是没什么奇怪的,只是他受的伤——什么伤来着?上一秒还在他脑子里乱窜的事故因素现在却不知道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盯着办公桌上的盆栽椒薄荷出了一会神,一个词很自然地浮现,煤气爆炸,当然,煤气爆炸,还能是什么呢。想起这个词并没有让他好受多少,他的记忆什么时候衰退的这么狠了?明天,不,今天晚上,他得和雷蒙谈谈休假的问题,也许明晚就能和南茜一起出去看场电影什么的……

  “早上好,格雷医生。”

  粗哑的声音把他飘远的思绪瞬间扯了回来:“哦,早上好,莱特警官,希望你不是来送坏消息的。”

  “不,不是。”身形魁梧的莱特警官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我是来调查案件的。艾伦-杰克逊,还记得吧?”

  “那个——煤气爆炸的?”格雷有点迟疑,他的脑子命令他的嘴说出这个词,而显然他的舌头并不怎么愿意。

  “不错,是他。怎么说呢,他可是最近几个月——你知道的,那些不能再乱的灾难——唯一还活着的,”莱特警官扶了扶帽沿,“我们都不是傻子,煤气爆炸,抢劫,哼,都不看看这些个借口用了多少次!那些人总是这样,把抓不住凶手的案件推到意外上,我可不想这样的“意外”下次发生在自己身上。”

  格雷了然地点点头,紧接着又摇了头: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警官。那些死去的人——要不是他们瞪大的眼睛和年龄——简直就和自然老死的人没什么两样。至于杰克逊,他现在几乎就是一个疯子,大概已经精神错乱了,就连看到紧急出口的灯光都会吓到失禁——”

  “等等,你说——那些人都没有外伤?”莱特眯起了双眼,这让他带着伤疤的脸显得更加狰狞。

  格雷有些茫然:“有什么问题吗?”

  仿佛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莱特眼中那一丝精明消失了,他看了看四周:“我们聊到哪儿了?”

  格雷医生总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奇妙的违和感,他记得上一秒他们在讨论下班后去酒吧喝一杯,可他总觉得印象里那一句“女贞路那家新开的酒吧有一个调酒师调的玛格丽特很不错”不像是他说的。

  真是糟糕的一天,糟透了。从早上莱特警官的来访开始,他就一直陷入混乱中,所幸没出什么大的乱子。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躺在床上的格雷先生想着,格雷太太在他身侧熟睡。

  他们没有打开电视,不知道就在此时此刻,几公里外,记者、警车都在赶往一处突然坍塌的公寓。

  


【记梗】3/4组打游戏

阿笠博士新发明的一款解谜类游戏《五月》

游戏人物:

              快斗 = black    新一 = blue    服部 = grass    白马 = tree      

游戏过程:

            第一关:操作类

            ……(工藤新一手残的悲哀)

            第二关:推理类

            ……(黑羽快斗怀疑智商)

            最终找BOSS:

            已知:1、BOSS就在玩家控制的几个角色中

                      2、线索:nothing   悬钩子

黑羽快斗:……BOSS是谁?

白马探:翻译一下,我们的ID分别是 黑、蓝、草、树。

服部平次:游戏名称是“五月”,英文may,谐音“没”,最后得到的线索是“noting”,即“没”。

黑羽快斗:那就是没有BOSS了?

工藤新一:不,“没”音同“莓”,与这四个字都能组词,其中只有树莓是悬钩子属的。

四人:好冷……